金龙娱乐

来源:作者:■赵先刚 肖建湘责任编辑:伍行健
2019-04-04 01:07

    ●电脑精于“计算”,擅长做计划;而人脑精于“算计”,擅长出谋略。

    ●无人作战力量与有人作战力量之间应该是各用其长,“机器人将去做机器人最擅长的,人类将做人类最擅长的”。

    未来,无人作战系统在数量规模上将可能超过有人作战力量成为作战的主体,作战任务的大部分甚至可能完全交由其执行,人类有可能仅作为“监控者”处在“回路”中。但是,这种非现场、非直接、非接触的参与战争方式,绝不意味着人类将是战争的“旁观者”或“局外人”,人仍然是战争的主导者,无人作战仍须“以人为主”。

    战略战术须由人设计

    无人作战系统的智能化,说到底是电脑(计算机)的人工智能水平,电脑擅长数理逻辑思维,其思维速度快、逻辑运算能力强、记忆力趋于无限,而人脑除电脑所具备的数理逻辑思维方式外,还具有形象思维、经验思维、灵感思维、直觉思维等非逻辑思维能力和其他逻辑思维能力,能够综合运用各种思维方式解决不确定性的复杂问题。人常说“技术决定战术”,但技术绝不会自然而然地变成克敌制胜的战术,而是通过人的合理运用才能有效发挥作用。正如坦克、电台和飞机是实施闪电战的关键技术装备,但是闪电战成功的根本在于人去调整组织结构、重建作战原则、组织试验训练,并在作战中与炮兵、步兵协同运用。

    同样,在未来无人作战中,人与无人作战装备如何形成最佳结合,无人作战装备如何才能发挥最大作战效能、如何形成对敌优势,需要人的谋划组织和战略战术、作战方法的设计运用。具体讲,就是要结合无人作战力量的特点,注重发挥其优长,依据作战目的、作战对象、作战力量、作战时空、战场环境等客观实际,合理地编组作战力量、确定作战时机、选择打击目标、创新作战方法与样式、设计各种具体行动,并能够在作战的攻防之变中施计用谋,灵活运用战略战术,从而实现克敌制胜。美国机器人战争专家彼得·W·辛格指出:“关于如何使用无人系统,制定正确的条令对这支部队的未来至关重要。如果美军制定了正确的条令,它将赢得未来的战争,否则,它可能会建造一个陆军军官所称的‘21世纪的马其诺防线’。”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即使是最高程度的自主行动——“完全自主”,如果没有人制定适合无人作战的规则或战略战术,不在人的监视下并与人进行任务意图的沟通,无人作战力量将无法很好地发挥作用。

    战局控制须由人筹划

    打仗讲究控局,也就是结合政治、经济、外交、文化领域等的斗争,从战略、战役、战术层面,对作战规模、作战目标、作战手段、作战强度、作战进程、阶段转换、关键性作战问题处置等进行有效掌握、调节和运用,以较小的代价达成战役目的,为赢得并保持战略主动权,控制战争局势创造条件。对于战局控制中“打与不打、什么时机打、打什么目标、打到什么程度”等问题,再智能化的无人作战系统也无法完成,必须坚持以人为主,由人进行科学谋划,无人作战力量只是执行者。

    在无人作战中,人可以赋予无人作战系统“拥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为其设定作战程序和交战规则,合理区分作战任务,并限定不同等级的行动自由,无人作战力量将根据战场情况自主协同和编组,独立完成作战任务,尽可能地充分发挥其智能化、自主性。人也可以不是作战链的一个环节,仅仅处在回路中,成为“战事”的旁观者,密切观察无人作战力量的自主交战情况,从纷繁复杂的行动中脱离出来,聚焦于主要决策和关键任务。但是,人必须拥有与无人作战系统同样的自主权,以便在必要情况下自由进出作战链进行干预,组织战场调控甚至终止行动。

    “人事”任务须由人执行

    以人为主,并不是要求必须以有人作战力量为主体、以有人作战行动为主要样式,无人作战系统可以在规模上超过有人作战力量,无人作战可以成为主导性作战样式,有人作战也可以配合或辅助无人作战,这在未来是可能的也是人类所追求的。但是在一些特殊任务和特殊环境中,机器无法代替人或在人的配合下实施。古人云:“用兵之具,尽于人事。”打仗不是战争的全部,战争更重要的是“人事”,是与人打交道、做人的工作。在伊拉克战争后期,驻伊美军甚至强制要求士兵离开装甲车辆进行徒步巡逻,与伊民众保持交流沟通,尽管这会增加伤亡,却拉近了与伊民众的距离,有利于战后美军控局。正如彼得·W·辛格所讲,人们坐在位于远离战场的带空调的指挥所里,孤注一掷地依靠无人飞行器的“眼睛”和跟踪系统,他们永远都无法赢得战争。你必须“走到战场上”去打仗,在所有的制导炸弹投下以及无人飞行器着陆后,战争仍然是一项需要人去完成的工作。

    由此可见,作战中特别是在“做人的工作”的任务中,即使机器人士兵造得再“人性化”,要做到与人进行交流沟通并维系良好的合作关系也几乎不可能,人类士兵是不可替代的。比如,在作战过程中,对敌人的瓦解分化和劝降、对民众的安抚和稳定等。因此,无人作战更需要人机合理分工,无人作战力量与有人作战力量之间应该是各用其长,“谁能干什么就让谁干、谁干得更好就让谁干”“机器人将去做机器人最擅长的,人类将做人类最擅长的”。也就是说,在无人与有人作战力量联合行动、联动作战时,前者侧重于主要的“战事”,后者则偏重于关键的“人事”。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